show info


show info

瞧,這就是外公的煙草情

  外公今年92歲高齡,他的煙齡也已有70多年,他對煙草有著特殊的情愫。
  從我記事起,外公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磨得發亮的銅煙袋,他煙袋不離身。妳看他壹手拿著粗麻桿壹手點著煙嘴,神情專註,吧塔吧塔地吸著,煙袋裏的水就像燒開的茶水都都的響著,外公壹吸壹吐的樣子,飄飄欲仙,吸完後壹吹壹放,又攆壹點煙絲,拇指和中指壹撚壹搓,再裝入煙鬥,這樣機械重復著,那神態是多麽愜意,看到人多想也來上壹口。
  七十年代是,什麽都要計劃,什麽商品都很緊缺,什麽都是黑市,煙絲也是奢侈品,外公就是家中有兩包還是會拜托人捎上兩包。
  外公有六個子女,母親排行老大,我順其自然成了外公家孫輩中的老大,他很寵我,從小也是在外公家長大,成天黏在他身邊,有壹次,外公見我這麽入神地看他吸煙,他也讓我也來壹口,誰知吸了壹口煙袋裏的水,嗆得我直咳嗽,那水的味道很辣、很苦也很澀,外公看我這狼狽相,笑得前俯後仰,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碰外公眼裏的“寶貝”東西。
  卷煙正常上市,香煙不緊缺時,外公還吸那水煙袋,他在飯前飯後都要來壹袋煙,有煩惱時吸得特別兇。改革開放以後,外公搞船舶運輸,幾年後不知什麽原因把船賣了,那天,外公抓著他的煙袋抽了壹天壹夜沒吃壹口飯,那時我還小,只知道外公不開心,也不敢去招惹他,只能在旁邊偷偷地看著,只要有煩心的事他總這樣。
  長大後,我勸外公少吸煙,對身體有害,他笑說不會的,習慣了,水煙沒有旱煙害處大,尼古丁和焦油裏的有害物質都被水過濾了,他認準這個理,有時他還會把卷煙拆開裝入煙袋,美美地吸上幾口。
  看著外公那磨得發光的銅煙袋,心中總有無限感慨,老鄰居閑來無事,串串門兒,妳來壹袋、他來壹口,傳承著鄰裏友情。
  外公從沒穿過好衣服和褲子,不是這衣服燙了洞就是那條褲燙了個眼,外婆對他也是無可奈何,他總跟外婆調侃,妳跟我的時間還沒有它跟我的時間長呢,它總是逆來順受,而妳卻老跟我過意不去,我還是跟它感情好。
  去年外婆過世了,外公默默地狠狠地吸著他的煙袋。
  瞧,這就是外公的煙草情。

禮物與愛

  我在讀小學的時候,家庭作業對於我來說壹直是壹個沈重的負擔,作為貪玩的我,最討厭的壹件事就是“把課文抄三遍”。
  雖然每天都不想做作業,作業卻還是每天都必須完成。因為,嚴厲的父親是不會放任我的。偷懶、耍性子,很可能換來的是‘屁股開花’。
  記得有壹次,放學回家後見爸媽不在家,於是最快速的吃完飯就溜出去找隔壁村的小夥伴們玩了。那天我玩得很開心,而什麼作業不作業的,早就被我拋之雲霄NuHart顯赫植髮中心
  壹直到天黑以後,我才揣著忐忑不安的心悄悄的回到家裏。
  我站在門外偷偷的往屋裏瞅,屋裏被白光燈照的很亮堂,爸爸媽媽坐在電視機旁邊看著最火熱的電視居-《還珠格格》,而正好播放到紫薇被關押在牢房經歷著容嗎嗎的嚴刑拷打片段。
  頓時,我被這殘酷的畫面嚇得壹陣恐慌。因為我知道我也做錯事了。我會不會也遭受那洋的酷刑?這洋壹個恐怖的念頭閃現在我的腦海。
  就在我驚恐中,媽媽不知道怎麼發現了我,她壹邊拔下正在燒水的熱水器,壹邊朝門外的我說:“趕緊來洗澡。”
  於是我壹步壹步小心翼翼的走向浴室(其實就是後房,也是櫥房),行走著,我不斷地瞄向電視機前的爸爸,但他似乎已經沈迷在電視居情之中,沒有發覺我回來壹般,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嚇人’的電視。對此,我不禁有些暗自慶幸。也許,今天能夠逃過壹劫。
  浴室裏,媽媽早就給我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水的溫度也剛好溫而不燙。於是我迅速脫掉衣褲,鉆進浴盆之中,讓溫熱的水洗去我的疲勞與不安。
  而就在我脫得精光光鉆進浴盆的那剎那,壹個偉岸的身形出現在了浴室,他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勢脫下腰間的牛皮皮帶,朝我身上便招呼過來。(我只看見他的手在腰間壹抽,皮帶就已經到了手上。至後來我自己系上皮帶了後,嘗試過無數遍,壹直都想不通,他是怎麼做到的如新集團……)
  我見狀驚叫壹聲,立馬從浴盆跳了起來。
  “啪!~”
  狠狠地壹鞭抽在了我的屁股上。
  似皮開肉綻的疼痛從屁股傳來,我難以抑制的大哭大叫起來。作為壹個調皮的男孩,當然不會束手就擒的站在那裏讓他打,於是我使勁的蹦跶,以此來躲避父親的皮鞭。但事實是無論我怎麼躲,都躲不掉他的皮鞭。於是,壹鞭壹鞭的皮鞭似無情般的抽在我身上,形如電視中的紫薇。
  就在我傷心絕望的時候,媽媽進來了。
  她推開正欲再打的父親,壹把抱起縮在角落裏的我。
  我的背上,特別是屁股上,壹道道淤青的鞭痕縱橫交錯。媽媽狠狠地瞪了壹眼壹旁的父親,似責怪他不知輕重。媽媽心疼的給我把身子擦洗幹凈,再擦了紅花油,穿上暖和的衣褲。
  那天夜裏,我臉上還帶著沒有幹澀的淚漬,微微顫顫的手寫著讓我討厭的作業,壹直寫到淩晨壹兩點,而媽媽則壹直坐在我旁邊陪著。直到我將作業全部完成,又服侍我睡著,她才去休息。
  其實,對於小時候調皮的我來說,類似這洋的經歷實在太多。即便當時的我已經是每次考試提回來的都是第壹名的獎狀,而父親的嚴厲卻從未變過,直到我真正懂事。
  而正是父親用他的嚴厲和母親用她的慈愛,才能塑造出壹個品質優秀的我。
  
  我的爸爸對我很嚴厲,而對我媽媽卻十分溫柔,每當我媽媽生氣了罵他的時候,他總呵呵傻笑,讓我媽氣到笑。
  而我感到最溫馨的就是,每當媽媽要去買菜做飯的時候,總會挑著挑那,說:“這是妳爸爸愛吃的,那也是妳爸爸愛吃的。”
  其實在孩子面前,父母壹直都是壹個榜洋的存在。他們的品質,在家庭的生活中大部分都傳給了我們。這也是龍生龍鳳生鳳的來由。
  我繼承了爸爸忠厚的性格,為人誠懇,對事認真。我也繼承了媽媽的高尚情操,既仁慈又精明,既善良又顧家nu skin如新
  這是父母送給我的禮物,這份禮物耗盡了他們的青春,這份禮物太重,重到無論我用什麼來回報,都顯得太輕太輕。
  如今,我已長大,我已經能夠掙錢養活自己,而我最愛的爸媽卻已發白鬢霜。
  看著他們漸漸蒼老的面孔,我不禁的流下壹滴眼淚。
  再過些天,就是爸媽的生日,在這個日子,我買壹條名牌皮帶和壹雙名貴皮鞋,因為這些年,爸爸為了供我上學,從未穿過壹件像洋的衣褲。我還買壹件暖和的冬衣與壹雙保暖的長靴,因為不論天寒地凍,媽媽總不會讓我受到壹點點傷害,總會怕我受到壹點點的寒,而她自己卻在冰冷的水中洗著壹堆堆的衣褲,在飄著雪的天為我送去壹盆盆的烤箱(暖腳的小火盆)。
  
  這是我要送給他們的生日禮物,只是這麼壹些微不足道的東西,看起來似乎很輕。是的,很輕。但是我仔細想想,父母給了我全部,而我能給他們什麼。
  我唯壹能給他們的就是我們自己健康快樂,只要我過得好,他們就很開心,這就是愛,父母無私的愛。
  
  而讓他們的晚年過得舒心,這是我做子女的唯壹需做到與付出的。
  待來這壹刻,我提著我準備的禮物,在他們面前對他們說壹句壹直都想說卻從未說過的話:“爸,媽。我愛妳們,妳們辛苦了。”

落雪風情

菊瓣如雪風中消逝,像隕落的凝瓣葬在無盡的曠野,瞬間凍冷的空氣開始凝固,那雪如詩般的在風中飄逸,那霜被雪覆裹,簇擁著鄉村、小河、田野、農舍,寒風凜冽穿過流轉的季節,畫意漸濃,這天寒地凍,白雪皚皚,冰凝掛滿樹梢,河面上結滿了厚厚的冰層印刷公司,一片雪白悄悄的向大山里延伸…….,西北風瘋狂將天空撕裂,湍急的河水變得寂靜,人們裹著厚重的棉衣,輕踏小徑擁向太陽升起的地方,去尋那一抹暖陽浸染的景緻。 在那一抹如雪的冬日里,寂寞的山巒在冷風中舞蹈,許久、許久靜靜地翹盼,折冰枝成笛,揮灑潑墨成詩,再塑那株株寒梅綻放之美,回眸一路的足跡,冰凝的水晶在冷風中飛揚,一朵、一滴飄然傾瀉,輕輕地敲打著冷寂的心房。 噢,那落雪風情,淹染山川河流,輕擁小徑入懷,冬日里暖意濃情,心花綻放,一抹暖陽迴旋,心系一絲溫情,翩翩起舞; 啊,寒冬裡的一縷暖陽,讓你瞬間感受溫情,飽嚐冷暖心酸,輕縷一絲人間溫暖,一盞油燈點亮小徑,下山的路風中飄起; 那一刻,一抹暖陽風中落幕,悄落農莊,凍冷的雪野凝固,向山里延伸,一片片白雪暈開,撩亮了冬日的大山,這晚,狂風四起,冷風夾雜冰珠襲向山林,那呼嘯的風如戰鼓,將殘枝、木絮、雪塊拋起,迷失了你的眼睛,那野兔穿過樹叢無踪影…… 冬夜,油燈撩亮小屋,爐火正旺,炕上鋪滿了褥子,你穿著紅肚兜在炕上穿線織衣康泰,那漢子圍著火爐烤地瓜,牆壁上的獵槍錚亮,哈巴狗趴在爐前取暖,那色咪咪的眼笑成了線,屋內蔥頭熏香,一抹醬香飄繞,一股子愛意綿綿撩暖炕頭,熱被窩,一幅畫捲入簾,一抹暖意正濃,溫情裊裊,冬夜裡暖花綻放,盈你入袖寬衣,靜享那暖屋裡一絲濃情脈脈。 清晨,冷冷風吹拂著山野,一抹暖陽從山巒中升起,凍冷的河面一眼望不到邊,一群村里孩童在冰上玩耍,那小臉凍的像蘋果,嘻嘻的笑聲蕩漾在晴空,暖陽下的冰河一望無際,向那寒冬雪野裡延伸,你我坐著雪爬犁馳騁在無際的沃野,馬鈴兒響叮鐺迴旋在山邊……,我從那暖陽中走來,一簇簇冰枝搖曳迷人;我從那寒風中走來,一抹暖陽穿透林間,心靜如雪;一曲傷感的旋律縈繞,落入雪海,那暖陽、淨空、凍河、山林、冰枝、沃雪瞬間交融,一幅暖陽下的雪景素顏,那寒冬的厚重樸實無華,遠處的山景依舊、炊煙飄起,此景看的我如痴如醉……。 那無數次回眸瞬間,讓我難忘,飛奔在暖陽下的雪野,心暖如春,假如你不曾來過,請聽我用心向你傾訴,那冬日里一抹暖陽的情詩,暖屋下的情事,和那在雪野中迴旋的一抹暖陽康泰領隊

我孤苦伶仃地回到了家鄉

十五歲那年,我一個人來到了陌生又嚮往了許久的大城市--武漢上學,在這裡我邂逅了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朋友,也收穫了一份刻骨銘心的友情。
  那個時候的我,自卑又自尊。原本也是家裡最受寵的孩子,再加上學習好,年少的我是快樂的、驕傲的。突然來到這個繁華鬧市中的學校,面對周圍琳瑯滿目的商品,我睜大了眼睛也不知道它們是用來幹什麼的。再聽著周圍說著一口流利普通話的同學,我的鄉音在喉嚨中堵塞著始終發不出聲音來。我發現自己就像一隻在井底歡跳地青蛙,突然跳到井外,面對浩瀚天空不知道何去何從。我把自己縮成一團,躲在上舖的角落裡,不想讓人看到也不想被人認識,淚水瘋狂地湧進眼眶,開始懷念在家的日子,想念我的父母和玩伴……“你好!我叫周全,來自十堰,你叫什麼名字呀?”清脆地聲音傳到我的耳朵,我抬起紅腫的雙眼,印入眼簾的是一張漂亮的瓜子臉,大而清澈地眼睛,挺直地鼻樑,紅潤地雙唇向四周延伸出一抹好看地微笑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我手足無措,張開嘴囁吮了半天也沒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面對那張靈氣的笑臉,我自慚形穢地將頭埋進衣領,滿心地懊惱。 “走吧,我們一塊兒去打開水吧,我知道地方!”她繼續發出熱情的邀請,我感激地朝她點了點頭。就這樣,她成了我認識的第一個新同學,也成為日後陪伴我四年最好的姐妹!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她的了解越多,自卑感就越強。除了長得漂亮,打扮的俏麗外,她懂很多東西:她知道感冒了該吃什麼藥,長痘痘怎麼做才不會留痕跡,多吃黃瓜皮膚會更好,哪種牌子的巧克力甜而不膩,口香糖不僅清潔口腔還可以吹泡泡玩兒,香港電影裡迷死人的那個男星叫周潤發,林青霞主演了瓊瑤小說《窗外》中的江雁蓉……我從來不知道15歲的小女孩可以知道這麼多對我來說遙不可及的東西!而我除了會做數學作業外,簡直什麼都不懂。沒有人知道對於一個曾經也驕傲得把自己當公主的少女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一無所知的灰姑娘時的挫敗感!我沮喪到極點,甚至很討厭自己。我渴望和她呆在一起,可以了解更多新鮮的事,知曉更多窗外的天地,但我也很害怕和她呆在一起,因為她的優秀反襯出我的愚昧,更重要地是和她走在一起會增強那份揮之不去的自卑感。我寧可選擇自己一個人走,形單影只,也不願讓她的光芒照得自己無以循形,於是我刻意跟她保持距離。她卻不管不顧,跑步跟上我理所當然地把胳膊掛在我胳膊上,然後一臉喜氣地跟我嘰嘰喳喳,我真是拒絕不了她的這份熱情,也逃避不了內心那份渴望,又情不自禁地和她如影相隨。課堂上,我們倆同桌,一起做作業一起練毛筆字一起看小說;課外,我們一起打羽毛球一起打飯吃一起洗衣服;週末,我們一起逛街一起看電影一起吃熱乾麵、臭豆腐… …枯燥的校園生活,因為有了她的相伴變得豐富多彩、快樂無比,我也在她的熏陶下發生著潛移默化的變化:除了知識面不斷擴寬以外,我的穿衣打扮也越來越像個女孩子,留成了長發,穿起了裙子。但我仍然極度地自卑,長得不漂亮不說,滿身的土氣沒一點氣質可言。而天天​​陪伴在我身邊的朋友卻是天生麗質、舉止優雅,讓我既羨慕又妒忌。除了學習成績比她好以外,我在她身邊充當著綠葉般陪襯的角色,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友情,因為她從來沒有瞧不起我,她總說我聰明、有才氣。在她的鼓舞和陪伴下,我閱讀了大量的課外書籍,背誦了很多經典詩詞,甚至嘗試自己寫些文章和隨​​筆。她總是一臉崇拜地對我說:“你好厲害喲!你的文筆好優美喲!”漸漸地,我發現自己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了,我開始參加學校的各種活動,比如舞會、文學社。漸漸的,我的自卑感沒那麼強了,開始有了那麼一點點自信,生活變得美好而充實牛栏奶粉召回
寒來暑往,輕快的日子如水滑過,轉眼間我們就在學校呆了三年,還有最後一年就要畢業了。這一年最讓我傷心的一件事就是周全調出了我們寢室。我不知道老師為什麼突然要調寢室,更不明白為什麼要將我最好的朋友調走。我鬱悶之極,質問全兒為什麼要換寢室?她說因為有另一個女孩想到我們寢室,我們寢室要調一個人出來,大家都不願意老師很為難,她不想讓老師為難。 “那你考慮過我的感受沒有?你捨得和我分開?”“我們還是好朋友,只是不住一個寢室,但還是天天可以看見!”我看見她燦爛的笑容,黯然神傷卻無言以對。全兒是個快樂活潑的女孩子,調到另外一個寢室後,很快和其他同學打成一片,歡笑聲、嘻鬧聲常從對面寢室傳過來充斥著我的耳朵,卻撕痛著我的心。以後的日子我們當然還是可以天天看見,只是她把手掛在另一個同寢室女孩的胳膊上在校園裡來來往往,而我只能遠遠地看著。我羨慕極了她身邊的那個女孩,感覺她奪走了我的朋友!全兒卻渾然不知,仍舊像個快樂的燕子在幾個寢室間穿梭。沒有我的陪伴她依然如此快樂,而我沒有了她的陪伴卻像孤魂一般落寞、憂傷!這時候的我已18歲了,行事說話不再那麼孩子氣了,我學會了用微笑來掩飾失意。就算我很傷心,就算我很失落,我展現給大家的仍然是一臉的雲淡風輕,我不知道其他同學會不會也如此在意一份友情的漸行漸遠,只知道我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如此軟弱的一面。畢業前的實習,我依然沒能和全兒分在一個地方,因為老師是以寢室為單位劃分的。那次一個月的實習是我和她分開時間最長的一次,我深切體會到了思念的痛。我真的很想念她,那種走路會想、吃飯會想、睡覺也會想的情緒並不是愛情特有,友情也一樣,一樣的讓人苦不堪言、讓人食不知味、讓人夜不能寐!再見時我給了她一個熱烈的擁抱,她笑著捶打我的肩膀,嘴里胡亂說著“想死你了,想死我了!”我的眼淚很不爭氣地流了出來,只是更有力地抱緊她,怕她又會不見了。
但我還是沒能留住她,因為很快就到了畢業季。同窗四年的同學馬上就要四分五裂、各奔東西,教室、寢室到處瀰漫著離別的傷感氣息。合影、留言、互相紀念品,嘰嘰喳喳的我們無語地做著畢業準備,因為是統招統分,同學們期待新工作的興奮勁兒遠抵不過相伴四年即將分離的不捨之情。六月的武漢已相當悶熱,悶得讓人窒息。年輕的我們常用歌聲來喧洩青春活力,離別時我們仍然選擇用歌聲來祝福朋友。只是吳奇隆的《祝你一路順風》最後被哽咽的哭聲所代替。淚眼朦朧中,我的同學都一個個遠離,全兒也在說了一句“保重”後就被火車帶到另一個城市,我孤苦伶仃地回到了家鄉牛栏奶粉最新事件
  

<

溫暖



夜裏,忽然接到婆婆帶來的電話,說她身上忘了帶錢,要我到附近的超市門口去給一個乞丐兩元錢。

婆婆離我們的家有好幾站路,經常做些好吃的送過來,每次來回都是步行。今天夜裏,婆婆送來新做的棉拖鞋,沒想到剛回去不久,就給我打來這個奇怪的電話。

擱下話筒,我的心裏好一陣困惑:難道這個乞丐是婆婆認識的人?要知道婆婆平日裏是極摳門的,一年到頭,從來沒有見她給自己添置過什麼衣物,生活也極節約,我們一家3口有時過去吃飯,婆婆才會買些葷菜,還常常提醒我們過日子要精打細算,可現在卻對一個乞丐這麼大方?

顧不上多想,我推出自行車,沿著人行道來到十字路口的那家超市門口。此時超市已經打烊,門外的臺階上,蜷縮著一個乞丐。接著超市門前霓虹燈的光線,我看到一床髒兮兮的被褥裏,露出一顆發絲蓬亂的頭。“喂!”我輕輕叫了一聲,見沒有回應,就重重地發出一聲咳嗽,被褥開始有了動靜,一張髒兮兮的臉露了出來。這是一張上了年紀的女人的臉,正瞪大一雙驚恐的眼睛警惕地看著我。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站在乞丐面前,而且在這寒冷的冬夜,我慌亂地將兩枚一元的硬幣丟進她身旁的那個搪瓷缸裏,在硬幣與搪瓷缸接觸時發出的刺耳的聲音中,我逃也似地離開了。

回到家,先生已加班回來。聽我說起這件事,先生講了一個故事,才消除了我的疑惑。原來,先生在外地念大學時,婆婆第一次去看他,剛出長途汽車站,就被扒手偷了,是一個好心的乞丐給了他兩元錢,她才坐公車找到了兒子所在的學校。從那以後,婆婆一直對乞丐心存感激,只要遇到以乞討為生的人,婆婆總會掏出兩元錢遞給他們……

先生的故事講完了,我的心頭一熱,原來婆婆的大方,融化在充滿善意的愛裏,那麼溫暖。

Afghanistan’s Opium War

过去十年来,战争支持了阿富汗大部分的经济活动;阿富汗国民经济主要依赖两大收入来源,其一是西方援助,其二就是塔利班所支持的鸦片非法贸易。现在,当北约跟随美军的脚步撤出阿富汗的同时,要根除全球第一大鸦片供应国-阿富汗-的鸦片经济,更困难了。



「在生活的压力面前,敌意很容易产生。警方说,靠近这些鸦片田不安全;他们有备而来,以防这价值十五亿美元的作物的业主惹起纠纷…」

说「不安全」是轻描淡写。Aqa Noor Kintuz担任巴达赫尚省(Badakhshan)警察局长四年来,致力于铲除该省大片大片的罂粟田。在第一次罂粟根除行动结束以后,他的汽车就被遥控炸弹炸飞了。卷起右手的衬衫袖子,他前臂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疤;他的右手中指也被炸断,但是他仍然经常以右手握拳,竖起那已经不存在的中指,表示自己不惧怕毒品贩子。几年来,Kintuz收到了数不清的死亡威胁;他手下的警察,经常被那些靠种植罂粟维生的农民们的妻子和儿女扔石头。警局一辆用于根除罂粟的拖拉机也被人点火烧毁了。



「农民Mohammad在喀布尔爆炸中失去了他的腿,又被警察扫荡他的田。他失去了价值上千美元的鸦片,他还有六个孩子要养活…」

外电稿没有指出,Mohammad和他那可怜的六个孩子,除了依赖罂粟为生以外,是不是也对鸦片上了瘾。但是为了做这则报导而搜集的资料说明,在Badakhshan的村子里,许多居民—成人、儿童、老年人—都对鸦片上瘾,因为贫穷而偏远的地区大都得缺乏现代医疗用品,而含有吗啡的鸦片是近在手边的止痛药。孩子坐在一边看着的时候,爸爸妈妈也照常吸鸦片。有个农民对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说,「我们全家都上瘾了,老鼠和蛇也上瘾了。」



「鸦片似乎是最简单的答案,尽管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毒品国家将从此诞生的忧虑…」

稿子里的这句话其实写得不对。毒品国家阿富汗并不是将从此诞生,这个虔诚的穆斯林民族早就是世界最大鸦片供应商,而如同多彩的罂粟花并不是在一夜之间盖满阿富汗山谷的,根除阿富汗罂粟经济的任务,也绝非一蹴可及。Kintuz和他手下的警察对抗鸦片的任务,只怕不会比Gatez和他手下的美军对抗塔立班的任务更轻松。



在茫茫外电海中看到关于阿富汗鸦片的消息时,向长官说想搜集资料做一则专题。长官一开始觉得阿富汗的鸦片距离北美华人的生活太遥远,有点迟疑,但在小猫的坚持下,长官终于首肯了。长官说,怎么,这么关心阿富汗啊。这条专题播出的时候,小猫看着电视萤幕上的自己,想起一件往事…

很久以前,在北卡的小酒馆里,有一个阿富汗和丹麦混血的男孩子,拿出一只钻戒问愿不愿意嫁给他。那是小猫第一次,应该也是今生今世唯一的一次被正式的求婚。八年过去了,那个男孩的面目已经模糊,但是在做这条新闻的时候,他的容颜神情又浮现在小猫的脑海中,而且,特别清晰。

一個又一個季節的繁華




在我菲薄的流年裏,你的溫婉如一朵神奇的曇花,繽紛著我百轉千回的纏綿。初見時的那一縷花香,即使隔了千山萬水的柵欄,仍醉了流年marketing strategy

一縷溫柔的情愫在風裏搖曳生姿,一抹如昔的惦念在夢裏憔悴成詩,平平仄仄間,寫滿了愛與不悔。

你是我日夜凝望的一簾風影,你的顏,始終在我的夢裏如花般輕輕綻放著,旖旎著那一段錦瑟流光。

一別經年,你始終在我遐想的筆端。輕輕折疊相逢路上的曾經,執筆為你寫下依舊寂寞的詩篇。

習慣了倚在相思的渡口,執一念花開,任歲月悠長。在我漫長的凝望裏清寂感傷的心滿是惆悵,深深淺淺的憂傷在一闕無韻的字元間肆意蔓延。殷殷的思念終是隔山、隔水,難隔斷wine class

你說:試著把彼此忘記,讓流年裏的遇見香隨風散。

一滴清淚落在我的心上,淺淺的疼痛劃過指尖。其實,我只是想你能陪我走過一段流光,看一場煙花絢爛。我無法涉過你寂寥的心湖,只是,你已成為了我唯一的牽絆。

在紛擾的塵煙中,那一汪絕塵的風景汩汩流淌,我的一腔深情從不曾改變。當時光遠去,淡然的相逢在流年中漸漸風乾。我。依然等你。在原地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無法觸及的距離

四川初冬的清晨,不管早起的人願意不願意,微涼的寒意,總是會摻進一些淡淡的悲傷,伴著野菊花的氣息向行人若有若無地襲來。輕輕湧來的雲霧,使近在咫尺的山林也只能有著模糊的面容,一如你那模糊的背影曾經怎樣盤踞在我的心中。

霧在林間流動,知道又是雨潤濃的一天。梧桐寂寞地佇立在霧裏,葉子並沒有落下多少,只是樹幹的遠枝由青綠變成了蒼黃。一如你向我仰望的臉,讓我猛然間看到了你鬢邊的白髮kitten

拾起一片黃葉,緊緊貼在心口。像是拉著你手,感知我心跳的速度:我們的心都冷了嗎?還是熱情的火焰已經燃盡,激情已經不再?

曾經無數次地對你說,我不會寫你,不會讓你在我的文章中出現。但是,為什麼走在寂靜而多霧的山林,靜默的樹木總是會讓我重回少年的時光?也只有走在寂靜的林中,我才會無所欲求地想起我們年少的從前,想起那些被時光所焚盡的日子,曾經有過怎樣的慌亂和快樂啊一隻狗,一個人

親,今年的野菊花又開滿山坡了。仍然是當年那樣的天氣,仍然是當年那種芳香,有些事我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卻在這滿眼的黃菊開滿山坡的瞬間,排山倒海而來,在一種非常熟悉非常溫柔而催眠的氣味裏重新顯現。然後緊緊抓住我的心,心裏於是有了疼痛的感覺。親,不是我刻意要想你、思念你,怪只怪,這滿眼的野菊花太黃了:迎風招展著它的嫩黃,山溝山坡上倒處都是,太刺眼了,讓我迷了雙眼。

原來,生命是這個樣子的啊,它總是不按照自己的意願而去。原來,過去所有的日子不是說過去就過去得了和消失的。它總是會在野花搖曳寒風襲心之間,或者有著朦朧月光的晚上,憂傷地想起Nicepenny Jewelry

輕輕蹲下去撫一朵野菊,想像你走在上班路上的樣子。從外表上看,你只不過是安靜地走在路上而已。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以外,是不會有人知道你心裏起伏的波濤。

月光寄以感激之意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卻有幸遇到了不平凡的你,於是在你的引導下,我開始超越自己,在生活的星幕中尋找屬於我的那顆明星。曾經,我是一個充滿陽光快樂,天真無憂的女孩。可是漸漸地……覺得星空依然很美,但遺憾的是沒有一顆星星是屬於我的。於是變得寡言少語,開始將心靈封閉,將自己淹沒在塵世裏。我以為我會一直這樣下去,然而今生有幸,讓我遇見強積金了你。

你說,我們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是為了瞭解自己,欣賞自己,愛自己;為了使自己的生命與別人一同分享。但沒有人知道這一過程會何時結束,每一分鐘都可能是終點。也許這也算是一種生活方式,所以我們要過好每一天。

於是,我懂了,那顆屬於我的明星一直就在那裏,從未離開。只是暫時被烏雲遮蓋food wine住了。只要自己有信心,有耐心,努力地追求和尋找,它終有一天會再次突破雲層的阻隔,釋放它最美的光芒!

於是,我懂了,上帝在為你關上一扇窗的同時,必定為你打開了另一扇門。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閃光點,所以,我不再輕言放棄。

你說,要在生活中,發現美的東西,它不一定是你看到的,也可以是一股濃濃的香氣,或是微風吹過樹葉時的沙沙聲&hellACKMip;…你要去尋找這些東西,珍惜它們,珍惜那些我們一生當中應去享受的微小美麗,它們值得你去留意,因為它們會被時間全部帶走……

於是,我懂了,我應該學會用心生活,學會獨自行走在黑夜而不覺孤單,因為我抬頭可以欣賞到浩渺的星空;學會讓自己的心更深入地滲透到生活的每一處角落,貼近隱藏的美麗。

感謝你,在當我覺得我的世界黑暗時,點起了我生命的螢火,讓我不停地堅持著……

也許是我前生千萬次的回眸,億萬次的尋覓,今生我才能在滾滾人流中遇見你,我真的希望還有一個“今生”,好多個“今生”,讓我永遠遇見你……

今夜,靜悄悄。我站在窗前,望著星空,心中不免還是有些淒涼,可恍然間想起你那句經典的“用心書寫美好的今天,相信沒有到不了的明天。”頓覺心胸開闊了許多。

生得聲情並茂

那一天旋律響起,我第一次在聽覺裏看到了你的樣子,是一首優美的牧歌,劃破周遭並不優雅的喧囂,落在我身邊,幻化為蝶,於這寧靜的夜裏,飛舞起我溫暖的記憶.《套馬杆》,今夜我又想起了你。

機緣總是有的。那日同學聚會,疲憊了一整天的我們終於決定“班師回”。在候車的百無聊奈中,我突然想起了那首黃英版的《卓瑪》,並不顧“身家”地對著旁邊的LZ兄恣意喚出卓瑪的名字,引來一陣喧哄。未曾想我的這一聲恣意竟引起了身旁LQ同學的共鳴。她頓生欣悅,繼而饒有興趣地拿出手機放起那段婉轉的旋律。一曲未竟,又忙向我推薦起她的至愛——同樣具有草原風情的《套馬杆》。也許是她真的陶醉了,那首還未開音的歌曲早已在她捷足先登的哼唱中有了別樣的前奏,是一位女孩出於自然乃至天然為這份至愛而演繹的前奏,更像是一個故事。在她近乎完美的引薦下我細細領略了這首草原之歌。曲畢,餘音嫋嫋,迴響不絕。《套馬杆》,我就是在這樣的情境裏認識了你。

後來在車上她仍有哼唱,儼然一位歌者。回到家後第二天因QQ偶遇,我說她加上那首曲子就是一出美麗和諧的風景,因為這不是嘩眾的演出,沒有刻意的準備和雕琢,完全是因歌而生的簡單快樂,是為歌而歌。如此,便是真正的歌者,只是節奏繁忙的我們,少有機緣得以欣賞。她回以酣笑的表情符,該是贊同了我的言辭。我欣然。

套馬杆:把繩套纏繞在長長的木杆上,由騎馬的漢子拿在手中,用以套住飛奔的馬匹。百度如是說。而就是這樣一根在牧民手裏握了幾千年都不見史冊的木杆,出現在歌手烏蘭托婭的眼裏卻趣生出一段悠揚的旋律,實在是妙!

為此,為此之前的種種,我拿起了相思——我嚮往草原!

我是在江之南長大的,故鄉是一處典型的江南丘陵。山丘不高,卻出奇地多,那些熟悉而又美麗的小村莊便錯落有致地散在丘陵之中,連接它們的是一條條蜿蜒的小道。“噯噯遠人村,依依墟裏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我就是在這樣一幅水墨中從孩童時代懵懂走來,生於斯長於斯的我從未親眼領受過大草原駿馬賓士的場景。雖如此,我仍有清醒的感觸:我是嚮往大草原的。

可是,從未有過親歷的我,又該如何為草原而歌呢?在我單薄的字典裏著實難以覓尋到能使我滿意卻又面無愧色的言說。寫到這般尷尬的境地,我也只能斗膽這樣慌亂詮釋。